欢迎登录《新豪天地登录网站》杂志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德育与心理 | 刘文利 刘爽:论我国普及中小学性教育的展望与实现
作者:刘文利 刘爽   发表时间:2019-07-24

摘要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国中小学性教育发生了重要变化。基于当今我国中小学生健康发展现状,从儿童发展、儿童权利、国家政策落实和国际现代化发展四个角度阐释普及中小学性教育的必要性;历数当今社会普遍存在的与性有关的社会问题,分析普及中小学性教育的紧迫性;从政策支持、社会需求、国际经验、师资力量、专业支持和课程体系六个层面探讨在我国普及中小学性教育的可行性。

 

关键词

中小学性教育;健康教育;儿童权利;儿童发展

 

 

儿童生长发育的长期趋势变化是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儿童健康教育协同管理体制中需要关注的重要问题。笔者于2008年对我国青少年性教育的研究进行回顾,总结了不同时期我国青少年性教育发展的特点。[1][2]如今,儿童性教育依然是学校、家长和社会热议的问题。本研究从必要性、紧迫性和可行性三个方面论述我国亟待普及中小学性教育的原因、影响和途径,为在我国普及中小学性教育提供一些理论依据和借鉴。回顾我国性教育的改革与发展历程,总结与发现在我国开展中小学性教育过程中的成就和问题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及深远的现实意义。


一、我国普及中小学性教育的必要性

 

(一)普及性教育是促进中小学生健康发展的必然需要

教育需要与儿童的年龄特点相适应,儿童的性发展从出生时便开始,包括身体、认知、情感和社会性的。[3]如何认识儿童的性发展,如何正确、有效地引导儿童在性方面的健康成长是广大教育工作者必须高度关注的问题。[4][5]生理因素在儿童青少年同伴交往的需求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当个体处于青春期,性激素的分泌使得儿童青少年对他人尤其是同伴的评价更加敏感,也容易在这个时期对同伴产生胜过友谊的好感。[6]大脑结构的变化也会间接影响儿童青少年交往的动机和行为。大脑灰质的增长在人的一生中持续不断,在青春期达到一个巅峰,青春期之后便逐渐减少。[7][8]在这一时期,儿童青少年在情绪方面更加敏感,易多愁善感。[9]14岁是儿童心理疾病的高发年龄,其中包括焦虑、抑郁、双向障碍、饮食疾病及一系列精神性疾病。[10]25岁之前,儿童青少年大脑的额叶都尚未成熟,出现犯罪、吸烟和饮酒等危险行为的概率更大。[11]在青春期时,儿童青少年会产生亲密感的需求,[12]这个过程他们不仅希望获得亲密的伴侣,而且会挖掘自我形象,实现自我认同。[13]由于青春期大脑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与前额叶皮层(prefrontal cortex)发育不匹配,因而儿童青少年容易对异性产生好感,喜欢用标新立异的方式展现自己,易做出冲动性行为,却往往难以培养稳定的恋爱关系。[14]

可见,教育工作者应正视中小学生在青春期生理及心理的特殊变化,正视他们在生活中表现出对性的好奇和与性有关的行为。对中小学生的性教育应依据儿童青少年性发展理论,满足其性发展需求,帮助中小学生建立积极的性态度和价值观。

(二)普及性教育是实现中小学生权利的必要保障

《儿童权利公约》明确了18岁以下的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拥有生存权,充分发展权,免受有害影响、虐待和剥削权,充分参与家庭、文化和社会生活权,[15]其年龄跨度涵盖了中小学阶段。我国于1991年被批准加入该公约,从此进入承诺保护儿童权利的国家行列。[16]以儿童最大利益为目标是《儿童权利公约》的首要考虑,儿童最大利益原则也是《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的基本原则之一。[17]《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还规定了“国家应根据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特点给予特殊、优先保护”。儿童优先的基本含义是指对儿童的生存、发展、保护和参与权利给予高度优先的考虑,强调在制定法律法规、政策规划、配置公共资源等方面优先考虑儿童的利益和需求。

1999年第14次世界性学大会(14thWorld Congress of Sexology)通过的《世界性权宣言》(Declaration of Sexual Rights)提出包括全面性教育权、性保健权在内的性权利是基本和普通的人权。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International Planned Parenthood FederationIPPF)明确指出了性教育的权利基础,强调“以权利为基础的全面性教育,为年轻人提供其所需的知识、技能、态度和价值观”。[18]

尊重中小学生的各项权利、培养中小学生自我保护意识,有利于帮助中小学生形成健全人格。性教育不但是实现中小学生权利的必要保障,而且能培养中小学生的权利意识,从而提高中小学生的自我保护能力。教育工作者应正视中小学生的需求和问题,为中小学生提供足够安全的成长环境。

(三)普及中小学性教育是落实国家政策的必经途径

1978年至今,我国中小学健康教育快速发展,健康教育的研究与实践地位呈上升趋势。1988年,国家教育委员会和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在中学开展青春期教育的通知》,标志着性教育被正式纳入我国中学教育内容。[19]1990年,国家教育委员会联合卫生部颁布《学校卫生工作条例》,从卫生习惯角度强调应及时开展健康教育。[20]2008年,教育部颁发的《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提出健康教育的五个领域(健康行为与生活方式、疾病预防、心理健康、生长发育与青春期保健、安全应急与避险)均与性教育的内容有关。[21]2011年,国务院发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明确提出“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的发展目标和“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的具体措施。[22]201412月,李克强总理批示“要注意有针对性地开展青少年健康教育,并与防艾工作合理结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也批示:“对青少年性健康教育应纳入日程,这是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必要一课。”2016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将健康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把健康教育作为所有教育阶段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强调“强化社会综合治理,以青少年、育龄妇女及流动人群为重点,开展性道德、性健康和性安全宣传教育和干预”[23]201611月,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宣传司发布的《关于加强健康促进与教育的指导意见》也明确提出推进“把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加强学校健康促进与教育工作。[24]2017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将教育与宣传作为防治措施的重要环节。[25]20176月,教育部发布《普通高等学校健康教育指导纲要》,将“性与生殖健康”划为一个专门教育领域。[26]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将“实施健康中国战略”作为重要的工作建议,并将“营造尊重妇女、关爱儿童、尊重老人、爱护残疾人的良好风尚”作为实现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的重要途径。[27]

然而,在取得成就和进步的同时,中小学性教育领域也出现了一些问题。《2016<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统计监测报告》提出,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提高中小学生《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达标率。控制中小学生视力不良、龋齿、超重、肥胖、营养不良发生率”[28]2018年《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的结果也显示,我国学生体质健康状况总体较好,但肥胖、近视和睡眠不足问题较为突出,依然呈现学生健康教育的缺失。[29]

性教育中包含中小学生应了解和掌握的与健康疾病、性与生殖健康、艾滋病预防、自我保护等相关的必要知识,普及中小学性教育是落实我国相关规定、政策、目标的必要手段和必经途径。

(四)普及中小学性教育是我国实现现代化发展的战略体现

2015年,在世界卫生组织第六十九届世界卫生大会上通过的《全球卫生部门战略草案——艾滋病病毒,20162021年》提出,到2030年终结艾滋病流行这一公共卫生威胁的目标。[30]目前,国际社会已明确将青少年性与生殖健康作为全球可持续发展议程的重要组成部分。[31]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确立,指引着世界各国发展和国际新发展,从战略高度协调国际社会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活动。

生殖健康、校园欺凌、社会性别平等、非意愿怀孕和艾滋病疫情等是国际儿童青少年共同面临的健康问题。随着我国国家实力的上升以及解决国际问题能力的不断增强,必将在另一个层面丰富全面发展和国际视野的时代内涵,探寻承担健康教育国际责任的路径和机制,以构建真正大国和强国形象。


二、我国普及中小学性教育的紧迫性

 

(一)儿童性侵害案件呈高发态势

2016年儿童安全教育及相关性侵案件情况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全年经媒体公开曝光的性侵害儿童(14岁以下)案例433起,比2015年增长27.35%;在所涉及的778名受害者中,7岁以下的有125人。[32]《“女童保护”2017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显示,在被公开报道案例所涉及的606名受害者中,714岁的受害人居多,占所有案例的64.36%;城市和农村都可能发生性侵事件且农村儿童更需要来自家庭、学校和社会的监护。[33]儿童性侵害不仅给受害儿童的生理造成极大伤害,对受害儿童及其家庭成员心理层面的打击更难以估量,而且严重冲击了社会的道德底线。儿童性侵害的高发不仅反映了我国儿童保护法治体系尚不健全,亦与学校性教育缺失不无关系,更折射出家庭、学校对儿童青少年性教育缺失所埋下的隐患。

(二)基于性别和性倾向的校园暴力与欺凌现象凸显

初中生校园暴力与欺凌现象较为严重,相关研究资料表明,初中生遭受欺凌的主要形式已由小学阶段的受身体欺凌逐渐转向受言语欺凌,且发生率也有所上升。[34]其中,基于性别和性倾向的校园暴力与欺凌现象普遍。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在《中国性少数群体生存状况——基于性倾向、性别认同及性别表达的社会态度调查报告》(2016)中指出,约40%的人表示在学校中由于其性倾向、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而有过被不公平对待或歧视的经历。[35]国内一项对751名性少数学生(LGBT)的研究显示,40.7%的参与者因为自己的性倾向和性别认同而在学校被叫难听的绰号,34.8%的参与者受到言语伤害,22.4%的参与者受到同伴孤立,6.0%的参与者受到身体伤害的威胁。[36]《校园暴力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也显示,201511日至20171231日,在校园暴力案件中,1618周岁未成年人在强奸犯罪和强迫卖淫罪案件中占比最大,呈作案年轻化趋势。[37]

(三)青年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数不断攀升

2017年至2018年前两个季度全国艾滋病疫情监测结果来看,我国发现15岁以下新增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数量持续走高。[38]-[40]以北京市为例,20161524岁青年感染者和患者数增幅超过了整体疫情增幅,20161月至10月共报告647例,比2015年同期增加23例;青年学生感染以性传播为主,占全部学生病例的95.5%[41]广州市的研究显示,20082016年同性传播途径比例在1524岁青少年病例和总体疫情中均逐年增加,艾滋病病毒感染对1524岁青少年的影响已逐渐显现。[42]我国青少年的性观念和性态度日益开放,但性与生殖知识明显不足,性传播感染的安全意识极度缺乏,青少年呈现感染艾滋病病毒的脆弱性。[43]-[45]

(四)青少年不安全性行为、非意愿妊娠和重复性人工流产居高不下

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2010年发布的《中国青少年生殖健康可及性调查基础数据报告》显示,在被调查的两万余名1524岁未婚青少年中,22.4%的青少年有性经历,首次和最近一次性行为未采取任何避孕措施的比率分别为51.2%21.4%;在有性经历的女性中,怀孕率为21.3%,多次怀孕率为4.9%[46]而北京大学的研究团队在对全国28个省级单位20余万名学生进行抽样调查后发布的结果则显示,我国高中生性行为发生的报告率为5.9%,其中,有44.6%的性行为是非自愿的。[47]在青少年人工流产的案例中,重复人流率较高。易艳萍等人的研究显示,在其调查的483例无痛人流青少年中有271例是重复人流,占56%[48]张晓菊等人的研究也显示,在其对167例青少年人工流产情况的分析中,复发性人工流产占总数的48.50%,重复人工流产对青少年生殖健康会造成巨大伤害。[49][50]青少年妊娠期并发症、合并症及妊娠不良结局的风险概率高于适龄妊娠。[51]研究也显示,缺乏避孕知识、未掌握有效的避孕措施和缺乏人工流产风险意识是导致青少年人工流产的主要原因。[52]

(五)社会性别不平等、出生性别比不均衡现象普遍存在

性别不平等影响着社会性别机制,继而影响社会制度。在健康、教育乃至职业发展方面的性别不平等现象已严重阻碍了我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53]性别刻板印象不仅对成年人有影响,对儿童青少年同样有深刻影响。研究表明,67岁的女孩已不太会将聪明和有才华与自己的性别联系起来。[54]一些媒体节目表现出对性别的歧视引发社会广泛讨论,提醒我们社会性别不平等正在侵蚀社会机体,影响儿童特别是女童的健康成长。《2018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十年来,全球女性在健康、教育、经济和参政领域地位于2017年首次出现倒退。我国的全球排名从201369位、201487位、201699位滑落到2018103位;在出生性别比例方面仍处于全球落后位置;在预期健康寿命方面,性别差距进一步扩大。[55]

由此可以看出,正确看待、把握儿童青少年性健康问题的变化轨迹,有利于更加客观地分析社会发展与儿童青少年性健康的相互影响关系。而忽视普及中小学性教育,将会带来很多严重后果。这些后果不局限于基础教育和公共卫生领域,更关涉人口质量、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等重大领域。


三、我国普及中小学性教育的可行性

 

(一)我国关注中小学生健康发展,为普及中小学性教育提供政策支持

我国是世界上儿童青少年数量最多的国家,历来重视儿童青少年权益的保护。教育部于2007年和2008年分别发布《中小学公共安全教育指导纲要》和《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2011年,国务院颁布《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从五个领域提出了儿童发展的主要目标和策略措施。[56]20139月,教育部联合四部门出台了《关于做好预防少年儿童遭受性侵工作的意见》,明确规定针对少年儿童开展性知识教育、预防性侵害教育。[57]2015年《关于建立疫情通报制度进一步加强学校艾滋病防控工作的通知》、2016年《“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2017年《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2017年《普通高等学校健康教育指导纲要》和2017年《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等相关法规政策都提出与儿童青少年性健康促进的相关规定内容。[58]-[62]2017125日,国务院印发《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强调“坚持儿童优先原则,完善未成年人保护和儿童福利体系。探索适合国情的儿童早期综合发展指导模式,发展适度普惠型儿童福利制度。”[63]201812月,教育部发布《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幼儿园)预防性侵害学生工作的通知》,规定“把预防性侵害教育工作作为重中之重,通过课堂教学、讲座、班会、主题活动、编发手册、微博、微信、宣传栏等多种形式开展性知识教育、预防性侵害教育”[64]

进行教育的顶层设计是教育理论工作者的重要职责和应尽义务。教育政策的具体落实和实现是普及中小学性教育的保障,是教育可持续发展的有力支撑。

(二)百姓认可度、需求度高,为普及中小学性教育提供社会支持

校园暴力与欺凌、儿童性侵害和虐待儿童等事件频发深深刺痛着善良人们的心,挑战着社会公众的容忍底线。广大父母迫切希望为孩子的健康成长提供安全的环境和保障。

如今,在我国的许多图书商城,儿童性教育图书从角落摆放到了显著位置,曾经的“冷”读本变成了“畅销书”。更多书店还专门为性教育图书设立“儿童安全教育”展示台,方便儿童及其父母购买。在图书类的网络商城,“学会保护”类的童书也荣登童书畅销榜或星级图书榜。网络事件热议、预防儿童性侵短片下载火爆、相关题材电影走进公众视野,这些都体现了公众对儿童青少年性教育的热切关注和强烈诉求。可见,关于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如何关爱和保护自己的知识,越来越受到青少年父母的关注。

中小学性教育不应仅仅停留在预防和保护层面,还应当给家长提供科学、全面的引导,同时教育部门特别是学校要为中小学生提供接受性教育的机会,以确保其基本权利的实现。

(三)国际全面性教育经验丰富,为我国普及中小学性教育提供资源支持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8年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修订版)阐述了开展性教育的原因、证据基础,对性教育的目标、内容和具体方法提出了一个综合性的框架。[65]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针对全球48个国家的性教育情况开展回顾研究。[66]其中,欧洲如瑞典、挪威、芬兰、荷兰等国家都有出色的性教育实践经验,并且芬兰探索出由专职健康教育教师开展性教育的有效模式。[67]东欧的性教育健康服务也有很好的经验。[68]一些发展中国家将性教育与艾滋病防治教育并行开展,而非洲许多国家并未开展性教育,或仅对女孩单独开展性教育,且很少涉及性权利、性别平等相关内容,削弱了性教育的效果。[69]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1年对荷兰、爱沙尼亚、印度、印度尼西亚、肯尼亚、尼日利亚的学校的性教育开展情况进行成本及成本效益的分析,研究结果显示,以学校课程形式开展的性教育项目推广的时间更长久,教育效率较高,而以自愿性质或课外活动形式开展的性教育项目潜力则相对较小。[70]美国性教育评估专家Kirby 对全球83个性教育项目的分析发现,三分之二的性教育项目显著改善了一个或多个性行为,说明性教育不会导致性行为的提前或增加,反而会推迟或减少性行为以及增加安全性行为。[71]学校性教育的开展对预防艾滋病病毒感染的有效性高。[72]

此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出版了相关报告,如《成功的途径:国家性教育项目案例分析》(Levers of SuccessCase Studies of National Sexuality Education Programmes)。该报告也包含中国开展性教育的成功经验。[73]丰富的国际青少年性教育经验有力地证明了性教育不仅可以显著增加青少年的性知识,提高他们对性行为风险的感知和自我保护意识,促进青少年以积极的态度应对性相关问题,而且会对他们之后的性行为产生积极影响。[74][75]

联合国相关机构和国际组织已具备日趋完善的性教育纲要和框架,我国可以充分利用已有的国际资源作为性教育课程的参考依据,注重将《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本土化,探索适合我国普及中小学性教育的途径和方式,同时借鉴其他国家开展学校性教育的成功实践经验和效果评估经验,加大我国学校健康教育改革,促进我国中小学性教育发展。

(四)我国现有师资力量强大,为普及中小学性教育提供师资支持

截至2017531日,全国高等学校共计2914所,其中,普通高等学校2631所,成人高等学校283所,其中师范类院校224所。[76]截至2016年,我国普通小学专任教师为578.9万人。[77]性教育学科的发展可以立足于我国现有的师范类院校,将性教育内容纳入健康教育框架,培养合格的健康教育教师承担性教育教学工作;在师范类院校中建立性教育学科点,提高性教育教师的专业性和研究性,以促进学校性教育的学科化发展;将性教育的基本内容纳入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范围,整体提高教师对性教育的理解和教学能力。

强大的师资力量为我国开展义务教育阶段的性教育提供了重要基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102013年在我国开展了“将全面性教育纳入中国职前教师教育,深化中国的艾滋病教育”试点项目,通过对《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的改编并将其整合到我国的职前教师教育中,深化我国教育部门对艾滋病的应对程度。该项目选取了北京师范大学、河南师范大学和云南师范大学三所试点师范院校,由北京师范大学牵头探索将全面性教育纳入职前教师教育的可行性和实施模式。经过教师培训和课程实验,三所试点师范院校分别建立了各自的性教育教师队伍,首批接受培训的教师为24位。[78]

近年来,我国重视教师队伍建设,将其列入督查督导工作的重点内容,确保各项政策措施全面落实到位,为普及中小学性教育提供了更大可能性。中共中央、国务院20181月发布的《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也为全面提升教师综合素质、专业化水平和创新能力,完善教师管理体制机制,实现教师队伍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79]提供了新的发展机会。

(五)我国相关专业机构众多,为普及中小学性教育提供专业支持

目前,国内有很多相关专业机构从事性教育研究和服务工作。非政府组织如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全国妇联等与教育部门合作开展了性健康知识教育,通过组织青少年学习有关法律法规、道德规范和生殖生理知识等,开展同伴教育,培训自我保护和预防性传播感染的技能,帮助他们提高尊重别人、爱护自己和对性行为作出负责任决定的能力;学术研究机构如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利用自身的教育和研究优势,为性教育在我国的普及提供实证研究证据;学术组织如中国教育学会、中国性学会、中华预防医学会等从学术层面以不同角度推进性教育的倡导工作。这些足以看出我国中小学性教育的开展内容越来越全面,方式越来越具体,行动越来越积极,效果越来越立体。

(六)我国现有课程体系恰当,能为普及中小学性教育提供课时保障

学校作为教育的正规渠道和重要力量,开展性教育有其独特的优势。[80]教育部于2008年发布的《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将有关性教育内容纳入健康教育框架,并确定“体育与健康”课程为健康教育的主要载体,每学期安排67课时。该课时的确定为普及中小学性教育提供了课时保障。[81]《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2011版)》也规定了学生要系统学习“青春期生长发育”“青春期保健”等内容。[82]此外,学校开设的地方课程、校本课程和综合实践课程等都为开展性教育提供了空间。目前,学校教育中知识传授呈现更加多元的态势,并带有各学科协调发展的特点。面对中小学生开展性教育,应紧密联系中小学生的思想实际,营造健康良好的学习氛围。全面性教育可以让学生提升健康基本知识、丰富生活技能、拥有积极的生活态度,同时会激发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帮助学生养成良好的健康行为。今后,学校应加强青少年性教育机制的落实,重构中小学健康教育体系,增加健康教育课程内容,使学校健康教育不仅符合学生当下的培养目标,同时为学生未来的健康发展奠定重要基础。作为健康教育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发展趋势,性教育的不断发展必将促进我国学校健康教育实现进步和转型。

普及中小学性教育不仅可以帮助中小学生树立正确的性观念,学习全面的性知识,掌握保护自己的技能,而且是推动社会性别平等的核心机制。性教育在学校、社区、区域和省域层面的广泛实践对人口素质、计划生育优质服务、重大公共卫生项目、未成年人教育工程、整体健康发展规划都有重要贡献。开展性教育需要学校直面儿童青少年性与生殖健康领域的新问题和新挑战,更需要相关社会政策及社会支持体系的构建,积极发挥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性与生殖健康教育与服务中的作用。

 

[注释]

[1] 刘文利.1988~2007:我国青少年性教育研究综述[J].中国青年研究.2008,(3).

[2] 刘文利.中国青少年性教育的历史回顾和发展概述[J].中国青年研究,2008,(12).

[3] Chrisman,K.,& Couchenour,D. Healthy Sexuality Development:A Guide for Early Childhood Educators and Families[M].Washington,DC:NAEYC,2002:1-2.

[4] Hornor,G. Sexual behavior in children:Normal or not?[J].Journal of Pediatric Health Care,2004,18(2):57-64.

[5] Martin,K. A. Making sense of children's sexual behavior in child care:An analysis of adult responses in special investigation reports[J].Child Abuse & Neglect,2014,38(10):1636-1646.

[6] Blakemore,S. J.The social brain in adolescence[J].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2008,9(4):267-277.

[7] Giedd,J. N.,Snell,J. W.,Lange,N.,et al.Quantitative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of human brain development:Ages 4-18[J].Cerebral Cortex,1996,6(4):551-559.

[8] Casey,B. J.,Tottenham,N.,Liston,C.,et al.Imaging the developing brain:What have we learned about cognitive development?[J].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2005,9(3):104-110.

[9] Monk,C. S.,Mcclure,E. B.,Nelson,E. E.,et al.Adolescent immaturity in attention-related brain engagement to emotional facial expressions[J].Neuroimage,2003,20(1):420-428.

[10] Kessler,R. C.,Berglund,P.,Demler,O.,et al.Lifetime prevalence and age-of-onset distributions of DSM-IV disorders in the National Steinberg L. A social neuroscience perspective on adolescent risk-taking[J].Developmental Review,2008,28(1):78-106.

[11][14] Reyna,V. F.,& Farley,F. Risk and rationality in adolescent decision making[J].Psychological Science in the Public Interest,2006,7(7):1-44.

[12] Sullivan,H. S.The Interpersonal Theory of Psychiatry[M].New York:W. W. Norton & Company,1953,120(1).

[13] Erikson,E. H. The Childhood and Society[M].New York:W. W. Norton & Company,1950:227-229.

[15]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 [EB/OL].(1990-09-02)[2019-04-22]. http://www.un.org/zh/documents/view_doc.asp?symbol=A/RES/44/25.

[16] 柳华文.儿童权利与法律保护[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75.

[17][22][56] 国务院.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

[18] IPPF.Guidance Document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Young People’s Sexual Rights[M].London:IPPF,2016:21.

[19] 孙逊.国家教育委员会、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在中学开展青春期教育试点工作[J].学校卫生,1988,(4).

[20] 国家教育委员会,卫生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教育委员会令第10号 学校卫生工作条例[EB/OL].(1990-06-04)[2019-04-22].http://old.moe.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moe_620/200409/3174.html.

[21] 教育部.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9.

[23][59]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共中央 国务院印发《“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EB/OL].(2016-10-25)[2018-10-28]. http://www.gov.cn/xinwen/2016-10/25/content_5124174.htm.

[24]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宣传司.关于加强健康促进与教育的指导意见[EB/OL].(2016-11-18)[2018-10-28].http://www.nhfpc.gov.cn/xcs/s7846/201611/05cd17fa96614ea5a9f02bd3f7b44a25.shtml.

[25] 国务院办公厅.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EB/OL].(2017-01-19)[2018-04-23].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2/05/content_5165514.htm.

[26]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教育部关于印发《普通高等学校健康教育指导纲要》的通知[EB/OL].(2017-06-19)[2018-10-29].http://www.moe.gov.cn/srcsite/A17/moe_943/moe_946/201707/t20170710_308998.htm.

[27]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全文[EB/OL].(2018-03-05)[2018-10-28].http://www.mod.gov.cn/topnews/2018-03/05/content_4805962.htm.

[28] 国家统计局.2016年《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统计监测报告[EB/OL].(2017-10-27)[2018-04-23].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710/t20171026_1546618.html.

[29] 教育部.我国首份《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发布[EB/OL].(2018-07-24)[2018-10-28].http://www.moe.gov.cn/jyb_xwfb/gzdt_gzdt/s5987/201807/t20180724_343663.html.

[30] 世界卫生组织.全球卫生部门战略草案——性传播感染(2016—2021年) [EB/OL]. (2016-05-16)[2019-04-22]. http://apps.who.int/gb/ebwha/pdf_files/WHA69/A69_33-ch.pdf.

[31] 联合国.变革世界的17个目标[EB/OL].(2015-09-25)[2019-04-22].http://www.un.org/sustainabledevelopment/zh/ 2015.

[32] 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女童保护”2016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EB/OL].(2017-03-02)[2019-04-22].http://mp.weixin.qq.com/s/rH8FT5NI7JU4AUGFhE65DQ.

[33] 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女童保护”2017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EB/OL].(2018-03-02)[2019-04-22].http://mp.weixin.qq.com/s/8vpGvKR8KOtrVQMqwT-fVg.

[34] 黄泽鹏,杨连朋,雷晖倩,等.中小学生暴力角色对校园施暴行为认知情况分析[J].中国学校卫生,2015,(10).

[35]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性少数群体生存状况——基于性倾向、性别认同及性别表达的社会态度调查报告[R],2016:26.

[36] 魏重政,刘文利.性少数学生心理健康与遭受校园欺凌之间关系研究[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5,(4).

[37]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之校园暴力 [EB/OL](2018-09-19)[2018-10-28]. http://www.court.gov.cn/zixun-xiangqing-119881.html.

[38]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性病控制中心.2017年第3季度全国艾滋病性病疫情[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7,(5).

[39]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性病控制中心.2018年第1季度全国艾滋病性病疫情[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8,(5).

[40]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性病控制中心.2017年第2季度全国艾滋病性病疫情[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8,(8).

[41] 中国疾病防控中心 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北京艾滋病新发感染者数量下降[EB/OL].(2016-12-06)[2018-04-23].http://ncaids.chinacdc.cn/yqjc/blbg/201612/t20161206_136385.htm.

[42] 樊莉蕊,秦发举.1991—2016年广州市15~24岁青少年HIV/AIDS流行特征[J].热带医学杂志,2017,(7).

[43] 何丽芸,杜莉,徐婷,等.中学生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态度、行为状况调查[J].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2018,(1).

[44] 谢起理.高中三年级学生的艾滋病知识、态度和社会行为调查[J].预防医学情报杂志,2017,(7).

[45] 陈天麒,马迎华.青少年艾滋病防控工作面临的挑战与防控策略分析[J].中国病毒病杂志,2018,(3).

[46] 郑晓瑛,陈功.中国青少年生殖健康可及性调查基础数据报告[J].人口与发展,2010,(3).

[47] 宋逸,季成叶,胡佩瑾,等.我国城、乡高中生性行为发生的比较[J].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2013,(3).

[48] 易艳萍,席露,黄丽芳,等.青少年重复人工流产的原因分析与预防策略[J].中国妇幼保健,2017,(18).

[49] 张晓菊,卢志茹.167例青少年人工流产分析[J].医学研究与教育,2015,(2).

[50] 冯经喜,孙淑湘,梁宝珠.青少年重复人工流产对生殖健康影响的探讨[J].中国优生与遗传杂志,2015,(8).

[51] 吴晶,邢爱耘.221例青少年妊娠结局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 2014,(9).

[52] 秦茂华,苑晓微,邓继红,等.意外妊娠青少年的避孕相关知识调查[J].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2018,(9).

[53] World Economic Forum.Global gender gap report[EB/OL].(2015-11-19)[2019-04-22].http://www.environmentportal.in/files/file/gender%20gap%20report%202015.pdf.

[54] Bian,L.,Leslie,S. J. & Cimpian,A. Gender stereotypes about intellectual ability emerge early and influence children's interests[J].Science,2017,355(6323):389-391.

[55]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Global gender gap report[EB/OL].(2018-12-19)[2019-04-22].http://www3.weforum.org/docs/WEF_GGGR_2018.pdf.

[57] 教育部,公安部,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关于做好预防少年儿童遭受性侵工作的意见[EB/OL](2013-09-03)[2018-10-28]. http://www.nwccw.gov.cn/2017-05/26/content_158820.htm.

[58] 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建立疫情通报制度进一步加强学校艾滋病防控工作的通知[EB/OL](2015-08-10)[2018-10-28]. http://www.nhfpc.gov.cn/jkj/s3585/201508/e4c8a1e6809c4a8e9c49f7f8708873d1.shtml.

[60]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共中央 国务院印发《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EB/OL].(2017-04-13)[2018-10-28]. http://www.gov.cn/xinwen/2017-04/13/content_5185555.htm#1.

[61]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教育部关于印发《普通高等学校健康教育指导纲要》的通知[EB/OL].(2017-06-19)[2018-10-28].http://www.moe.gov.cn/srcsite/A17/moe_943/moe_946/201707/t20170710_308998.htm.

[62] 教育部等十一部门.中国残联教育部等十一部门关于印发《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通知[EB/OL].(2017-11-13)[2018-10-28].http://www.moe.gov.cn/srcsite/A11/moe_1789/201712/t20171226_322701.html.

[63] 国务院.国务院关于印发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EB/OL](2016-12-30)[2018-04-23].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1/25/content_5163309.htm.

[64]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幼儿园)预防性侵害学生工作的通知[EB/OL].(2018-12-12)[2018-12-26].http://www.moe.gov.cn/srcsite/A11/s7057/201812/t20181221_364370.html.

[65] UNESCO.International technical guidance on sexuality education[M].Paris:UNESCO,2018.

[66][67] UNESCO. Emerging Evidence,Lessons and Practice in 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A Global Review[M].Paris:UNESCO,2015.

[68] UNESCO. Sexuality Education in Asia and the Pacific:Review of Policies and Strategies to Iimplement and Scale up[M].Paris:UNESCO,2014.

[69] UNESCO,UNFPA. Sexuality Education:A 10-country Review of School Curricula in East and Southern Africa[Z].Paris:UNESCO, 2012.

[70] UNESCO. Cost and Cost-effectiveness Analysis of Sexuality Programs in Six Countries[Z].Paris:UNESCO,2011.

[71] Kirby,D. B.,Laris,B. A.,& Rolleri,L. A. Sex and HIV education programs:Their impact on sexual behaviors of young people throughout the world [J].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2007,40(3):206-217.

[72] Fonner,V. A.,Armstrong K. S.,Kennedy C. E.,et al.School based sex education and HIV prevention in low-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Plos One,2014,9(3):e89692.

[73] UNESCO.Levers of Success:Case Studies of National Sexuality Education Programmes[M].Paris:UNESCO,2010.

[74] 岳盼,刘文利.美国两大性教育模式的效果比较与政策发展[J].比较教育研究,2014,(1).

[75] Kirby,D. B.The impact of abstinence and comprehensive sex and STD/HIV education programs on adolescent sexual behavior[J].Sexuality Research and Social Policy,2008,5(3).

[76]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全国高等院校名单[EB/OL].(2017-06-14)[2018-04-23].http://www.moe.edu.cn/srcsite/A03/moe_634/201706/t20170614_306900.html.

[77] 教育部.中国教育状况——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情况[EB/OL].(2017-11-10)[2019-04-24].http://www.moe.gov.cn/jyb_sjzl/s5990/201711/t20171110_318862.html.

[78] 刘文利.大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7.

[79]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EB/OL].(2017-06-14)[2018-01-31].http://www.gov.cn/zhengce/2018-01/31/content_5262659.htm.

[80] UNESCO.International Technical Guidance on Sexuality Education:An Evidence-informed Approach[M],2018.

[81] 教育部.教育部关于印发《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的通知[EB/OL].(2008-12-01)[2019-04-22].http://old.moe.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moe_2643/201001/xxgk_80266.html.

[82] 教育部.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

 

(责任编辑:张蕾)

      【本文作者】刘文利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心理学部 教授 博士生导师;刘爽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 博士生

【论文来源】《新豪天地登录网站》2019年第7期

【课题信息】本文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全面性教育纳入中国职前教师教育,深化中国的艾滋病教育试点项目"(3240248040)的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