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新豪天地登录网站》杂志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卷首语 | 耿申:为何"重设"寺子屋?
作者:耿申   发表时间:2019-08-27

日本东京在2018年指定30所高中设立“校内寺子屋”,对在义务教育阶段学习成绩欠佳的学生,由社区相关人士为他们提供复习和补习。“寺子屋”是日本江户时代寺院开办的以平民子弟为对象的教育机构,主要为其提供与读写算及道德规范相关的学习内容。在日本教育史上,寺子屋影响重大,近代多数小学是由寺子屋改造而成的,故被认为是日本近代学制的基础。但在100多年后的今天,东京都教育委员会为何要在高中“重设”寺子屋?寺子屋不过是借用了一个历史名称而已,其现实目的也并非全在于为学生补习。按照东京都教育委员会的施教政策,设立寺子屋为的是“使整个社会都能支持学校教育”而“积极利用社区人才”,换句话说,就是采用设立寺子屋的方式,为社区参与学校教育搭建一座具有“抓手”性质的桥梁。
对于青少年成长来说,家庭、学校、社会协同实施教育是完成立德树人任务的最佳路径。道理虽然如此,实行起来却顾虑重重、举步维艰,各方责任、义务、诉求不尽相同,合作渠道充满沟壑,协同途径坎坷不平。从学校立场来看,家校社协同教育通常分为家校合作与校社合作两种情境。家校合作的主导方基本在学校,倘追究家校合作不力的责任,则校方难辞其咎。校社合作虽然主导方依然是学校,但社会不是家庭,拥有着远远大于家庭的教育能量和复杂的利益诉求。东京都2017年提出的教育发展规划目标为指向“面向实现创造光辉未来的教育”,重点考虑的是面向充满变化的未来社会,如何实现高质量的教育,为未来社会培养所需人才,让每个孩子都能获得充实而幸福的人生。这与东京的姊妹城市北京的教育发展规划目标有着很多相似之处。东京的探索无疑也为北京的教育提供了一个参照案例。就北京(并不限于北京)而言,也一直在尝试各种校社合作的政策、措施和实践探索。如,始于20多年前的“第二课堂”,始于10多年前的“社会大课堂”,始于几年前的中小学“学院制”等等,无不是在探索“积极利用社区人才”的校社合作途径。
东京的探索并不限于高中。在高中设立“寺子屋”的同时,在55个社区设立了1186个由社区人员监护的“课后儿童教室”,作为让小学生在放学后得以安全、专心地进行学习活动的场所;在21个社区设立了“社区未来学院”(地区未来塾),由社区相关人士作为“学院讲师”为初中生提供体验性学习活动的支持。
在一次教育论坛上,有专家大胆地提出:未来教育只有学习,没有学校。从社会发展趋势特别是从信息技术手段快速更新的走向来看,学习对于人未来成长和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学校却再也不能像过去一样封闭管理了。东京在小学、初中、高中分别设立“课后儿童教室”、“社区未来学院”和“校内寺子屋”的做法,远远超出补习、复习、提高学力、增加体验等具体目标所显示的意义。重设寺子屋,与其说是教育管理者的智慧创举,不如说是社会发展大趋势使然。

(耿申  北京新豪天地登录网站院  编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