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新豪天地登录网站》杂志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课题成果公报 | 靖国平:“化知识为智慧”:深入推进素质教育的新探索
作者: 靖国平   发表时间:2019-09-12

1985年中共中央颁布《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教育的根本目的是“提高民族素质,多出人才、出好人才”。时至今日,我国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已有30多年了。然而,无论是学术界、教育行政部门,还是广大一线教育工作者,对素质教育一直存在“难把握、难推进、难落实、难评价”等问题。造成这种状况主要有各种社会制约因素的影响,尤其是人们对素质教育核心价值和指导思想的认识问题。社会各界包括教育界自身对素质教育的核心价值、主要着力点以及突破口认识不明确,思想不统一,步调不一致,导致教育实践中长期存在诸多分歧。本研究以我国教育现代化建设为目标导引,基于“化知识为智慧、化智慧为人格”的教育价值观和方法论,致力于深入推进素质教育理论与实践新探索。

一、“化知识为智慧”:一种行动的教育哲学诠释

 

“转识成智”(化知识为智慧)原本是印度佛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后经哲学家金岳霖、冯契等人借鉴过来,渐成我国哲学研究的一个重要命题,其核心思想对教育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价值。21世纪初,笔者尝试从教育哲学的分析视角研究教育中的“转识成智”问题,并将其作为自己博士学位论文的选题:“教育的智慧性格——兼论当代知识教育的变革”。此后,笔者主要围绕“智慧教育”开展研究工作,尤其是智慧教育理论与实践相互转化的研究。  
“化知识为智慧”作为深化素质教育的一个的教育哲学命题,它是人类学习和发展的本质属性与规律之一,是人的主体性和超越性不断发展的必然选择,更是人们追求自由、自觉和解放的需要。所谓“化知识为智慧”,主要指主体在认识和实践过程中,将客观的、外在的、他人的、情境的知识转化为自身的理性智慧、价值智慧和实践智慧,达成主体与客体、主观与客观、个人与他人、个人与环境之间的交互性、生成性和转化性,并形成自由创造人格的过程。也就是“化知识为智慧、化智慧为人格”,形成自我生命、自由生命和实践生命的过程。
“教育引导人向何处去?”“教育引导人何以自处、共处?”这是素质教育的核心问题之一。人们常说,教育是培养人、使人成人的社会实践活动。教育培养人、使人成人,实质上是以知识经验(人类文化)为武器,捍卫和解放人的主体性,释放人的“类本质”力量,拓展人的独立个性、智慧生命和精神世界,促进人的素质全面和谐发展。由知识的获得达成智慧的生成,由“知识人格”转向“智慧人格”,培育人的创新精神、实践能力和优秀品质,是当代素质教育的核心价值和使命担当。 
“教育是通过知识引导人的智慧成长的艺术!”[1]当今中国的素质教育,其重心或要害不在于知识掌握和技能训练(尽管这是十分重要的),而在于引导受教育者通过努力学习与实践,实现知识掌握的“活力化、智慧化和人格化”。让知识掌握充满生命活力和人性光芒,将知识掌握转化为独立的思想、智慧和人格是当代素质教育发展的根本方向。正如史宁中教授所指出的:“素质教育是把教育过程中的学生培养成现实的人、人性的人、智慧的人、创新的人的教育。”[2]这种价值导向不仅是时代发展之迫切需要,而且体现了马克思主义人的全面发展学说的思想精髓。
“化知识为智慧”虽然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教育哲学命题,但它更应是一种行动的、实践的教育哲学,是教育理论与实践双向建构、动态共生的教育哲学。作为一种行动的、实践的教育哲学诠释,“化知识为智慧”不是“名词性”表达,而是“动词性”表达,它既包含“化知识为智慧”所追求的方向、目的和目标,也包括“化知识为智慧”的过程、进程和方法。 
 
二、“化知识为智慧”:深入推进素质教育的指导思想

 

系统总结三十多年来我国关于素质教育核心价值取向的研究成果,其主要有“人的全面发展取向”“人的个性发展取向”“人的潜能发展取向”“人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发展取向”等。这些标志性的价值取向对于一定时期内我国教育改革与发展发挥着十分重要的引领作用。在面向“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的新时代,亟待以“化知识为智慧”即“人的智慧发展取向”为价值统领,继续巩固改革开放以来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取得的丰硕成果,进一步深化素质教育的理论和实践创新,让素质教育既“仰望星空”又“落地生根”,既“立足当下”又“面向未来”。
(一)作为深刻回应时代挑战的重大议题
人类发展正置身于纷繁复杂、快速多变的时代浪潮之中。面对迫在眉睫的“知识生存”和“技术生存”以及咄咄逼人的“本领恐慌”和“智慧恐慌”,是掌握与储存知识,还是选择与运用知识?是匍匐在知识殿堂面前,还是通过创造性学习超越知识、走向智慧发展的自由自觉?这是摆在人类发展面前的一个紧迫问题,也是教育改革与发展的一个重大课题。当代社会由“信息化”向“智能化”方向发展的大趋势在总体上要求人的生存方式由“信息化生存”转向“智慧化生存”,由“技术化生存”转向“审美化生存”,因此,新时代素质教育的发展目标需要有一个重大的、适时的调整或转向。培养“有智慧的、有关键能力的、全面发展的人”不仅是当前教育变革对未来社会的积极回应,也是向教育初心和人类文明的回归。
(二)作为深入推进素质教育的理论导航
教育旨在引导受教育者将知识转化为智慧,使文化积淀为人格,通过化自在之物为自我之物,将自然、社会和他人经验转化为自我智慧,并将其投身于社会和生活实践之中。素质教育的核心价值在于“超越知识本位,培育智慧主体”。其出发点和着力点在于促进人的“三大智慧”的整体、协调发展。其一,促进人的理性智慧的发展。培育人的理性认识能力和创新思维能力,提升和解放人的求知、求真、求新的智慧。其二,促进人的价值智慧的发展。培育人的良好社会素质和公民素养,提升与解放人的求同、求善、求美的智慧。其三,促进人的实践智慧的发展。培育人的主体性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提升和解放人在学习、工作、生活和娱乐等活动中的智慧。人的理性智慧、价值智慧和实践智慧分别对应人的理智素质、精神素质和实践素质,即本体论层面、价值论层面和实践论层面的素质,三者构成素质教育的发展目标。
(三)作为发展学生核心素养的行动指针
2016913日,《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框架》正式发布,在教育目的和培养目标层面,我国教育改革与发展步入“核心素养”时代。聚焦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着力培养学生的关键能力和必备品格,开启了新一轮深化素质教育改革、促进教育事业发展的新征程。“核心素养”主要指21世纪我国学生应具备的、能够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因此,它是人的发展的关键素养,是人的发展的根本价值遵循和高标准质量规格。对基础教育而言,“核心素养教育”是培养学生关键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教育,是为学生终身发展奠基的教育。
笔者认为,在面向“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的新时代,教育要培养“全面发展的人”,在“文化基础、自主发展、社会参与”三方面促进学生的全面、整体和优质发展,尤其是要培养符合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拔尖创新人才”,离不开“化知识为智慧、化智慧为人格”这个核心命题和价值指南。各级各类教育只有真正促进了学生“理性智慧、价值智慧和实践智慧”的发展,学生的独立性、自主性和创造性才能不断提高,学生在“文化基础、自主发展、社会参与”三方面才有着力点、聚合点和落脚点,学生全面、充分、自由的“自主发展”才能真正实现。

三、“化知识为智慧”:深入推进素质教育的实践路径

 

“化知识为智慧”作为深入推进素质教育的指导思想,需要整体规划、科学设计,真正做到“深化、实化和优化”,并在教育实践中扎实推进、落地生根。具体而言,需要在办学理念与学校文化、课程设计与教学组织、学校活动与社会实践、学业考试与教育评价等方面有序展开、推进落实。
(一)树立智慧教育理念,营造智慧育人环境
当前,在学校教育变革的过程中,树立智慧教育的办学理念,营造智慧育人的校园环境,显得十分紧迫和必要。今天和未来的教育面临着“化知成识、转识成智”的紧迫之需,从培养“知识载体”转向培养“智慧主体”是今日和未来学校教育变革的重要使命。长期以来,学校教育的起点和归宿是“有知识的人”,而不是“有智慧的人”。这种主流价值导致了教育理论与实践中的知识本位以及书本中心倾向。杜威指出:“教育即儿童经验的不断地改组或改造。”基于这种教育思想以及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开展“主体性教育”“新基础教育”等实践探索的经验,学生在学校习得知识、发展能力的过程即是将知识不断地转化为新的经验、思维、思想、方法和习惯的过程,也就是“智慧育人”“智慧成人”的过程。 
(二)设计智慧课程体系,探索智慧课堂形态
好的课程设计不仅要承载适合学生学习的学科知识,更要有激活学生思维、培养学生智慧。在课程设计上,以传递知识为主要目标和以发展智慧为主要目标的两种取向,可以导致截然不同的效果。如何构建智慧课程体系,将课程知识转化为学生的智慧发展?这是学校课程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戴维·拉齐尔认为:“当我谈到课程整合时,我所指的是将各种智力的核心能力嵌入现有的课程之中,或者将它们和课程‘编织’在一起,使学生在学习所要求的课程中,通过课程来发展、加强和提高自己的多种智力。”[3]例如,武汉市育才实验小学基于智慧教育的办学理念,将“知识供给”与“智慧启迪”有机结合起来,构建并实施“五慧课程”体系,成效显著。[4]
“高效课堂”是全国各地开展课堂教学改革的一种普遍提法,它主要针对课堂教学中的低效、无效和负效问题。然而,这种提法值得商榷,主要问题是价值指向不明确、评价标准不一致,甚至出现了以熟练掌握书本知识和提高考试成绩为导向的偏差,因而有违教育的特点和规律。笔者认为,“智慧课堂”的提法比“高效课堂”更好,因为“智慧课堂”直接针对课堂教学中的根本问题(知识有余、智慧不足),它定位准确、目标明确,教师为学生思维发展而教,为学生智慧发展而教,为学生全面发展而教,能引领当前深化课堂教学改革的方向。
(三)开展智慧课外活动,丰富智慧社会实践
实践出真知,实践出智慧。如果说课堂教学是学生智慧发展的第一空间的话,那么,课外活动和社会实践则是学生智慧发展的第二和第三空间,“三维空间”综合形成学生智慧发展的实体环境。学生理性智慧、价值智慧和实践智慧的协同发展,需要在智慧化的课外活动和社会实践中扎根、生成、拓展。我国现代教育家陶行知先生一贯提倡“生活教育”,他特别强调“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意思是行动中必须有思想,思想中必须有创造,创造中必须有行动。在当今时代,教育尤其需要通过“实践育人”引导学生“行而知、知而思、思而智、智而创”。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旨在“读学校之书,行社会之路;读他人之书,行自己之路;读历史之书,行现实之路;读知识之书,行智慧之路”。在实践体验的世界里,一切客体都是生命化的,都是主体创造性认识的对象。一切对象都是鲜活灵动的,充满生命的意蕴和情趣。  
(四)组织智慧学业考试,创新智慧教育评价
教育评价是基于教育事实的价值判断,是教育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的统一。不论是事实判断还是价值判断,都是基于一定标准的判断。我国的教育评价多以学生习得和掌握知识为主要标准,而不是以学生的智慧发展为主要标准。杨振宁先生认为:“中国学生掌握书本知识太多,活的思想太少。”可谓直指顽疾,切中要害。在评价目的方面,过于强调通过知识考试与评价,选择适合教育考试制度的学生,即选拔适合高一级学校学习的学生;在评价功能方面,过于强调运用知识考试与评价的甄别与选拔功能;在评价内容方面,过于注重对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评价;在评价方法方面,过于注重纸笔测验、书面考试等;在评价主体方面,过于强调他人评价和外在评价。这些基于知识本位的教育评价,不利于学生智慧的健康发展。因此,需要积极探索、创新智慧教育评价,组织智慧学业考试,重点考察和评价学生理性智慧、价值智慧和实践智慧的协同发展,逐步纠正“以考查学生掌握知识为重点”的考试和评价制度。

四、几点建议

 

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立德树人”的价值导向,面向“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深入推进素质教育,继续巩固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取得的成果,让学生发展核心素养落地生根,需要抓好以下三方面的重点工作。
(一)确立“智慧教育”在深入推进素质教育中的核心地位
从根本上讲,素质教育旨在于当代和未来社会发展的背景之下,面对日益激烈的人性冲突或人性异化,努力健全、完善每个人的独立人格,发展人的主体性和创造性,激发人的生命潜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提升人的尊严、价值和意义。辨识素质教育核心价值的关键在于,基于时代发展及人的发展的特点和规律,遵循教育活动和人的成长的内在逻辑,结合人类对素质教育核心价值的已有认识,探寻和聚焦促进人的发展的最核心、最关键、最重要的概念范畴,即知识与智慧及其关系(具体表述为“化知为识、转识成智”),构建素质教育的理论基石、核心价值和实践体系,确立“智慧教育”在深入推进素质教育中的核心地位,通过“化知识为智慧”深入、扎实推进素质教育,努力解决素质教育“难把握、难推进、难落实、难评价”等问题。
(二)将培养“智慧教师”作为深化教师队伍建设的工作重点
教师是“人格化的教育”,一个好教师就是一种好教育。教师育人旨在通过自身的实践智慧不断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培养他们的创新精神、实践能力和健全人格,促进学生智慧的全面发展。当代教师发展需要从“知识传播者”转向“智慧启迪者”,培养“智慧教师”应成为我国深化教师队伍建设的工作重点之一。“智慧教师”具有独特的人格引力、优秀的专业自我、坚定的生本取向和卓越的示范效应。“智慧教师”是“活的教育知识”和“人格化教育”的典范、楷模。他们具有敏锐、机智、超凡的人格特质,以及乐观、坚毅、从容的人生态度。他们怀揣好奇、善于学习、勇于进取、追求卓越、富有创新精神,尤其是善于运用自我作为教育的利器。平庸的教师灌输知识,一般的教师解释知识,优秀的教师演示和再现知识,杰出的教师引导和组织学生去发现知识。优秀教师的“魅力”在于,用一个智慧的生命去启迪许多智慧生命,用一个智慧的心灵去唤醒许多智慧的心灵,用一个智慧的行动去影响许多学生的一生。   
(三)构建“智慧课堂”,深度推进基础教育的“课堂革命”
教育不仅具有知识属性,更具有智慧属性,“课堂革命”呼唤智慧育人的价值回归。知识的本意是“识知”(Knowing,即知识的获得),知识掌握的核心价值在于“识知人”具体、主动、灵活地行动,知识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识知人”主动塑造的,知识的个体性、能动性、情境性和体验性获得是衡量学生有意义学习及其学业成就的一些重要指标。在没有识知者能动建构知识的学习过程中,学生智慧的生长、拓展和更新是非常困难的。知识是一粒粒有待发育的“智慧种子”,课堂不仅是传播知识的场所,更是启迪智慧的场所。课堂教学旨在通过知识引导学生理性智慧、价值智慧和实践智慧的健康发展。课堂教学之后,学生应收获“智识”,教学真正需要关心的不是学生在学习书本知识之后知道了什么,而是他们在知识结构、思维方式、思想观念和实践探索等方面发生了什么样的积极变化。真正的“课堂革命”旨在让个体生命充盈着灵气、活力、激情和探险精神,理想的课堂犹如演习生命之展开、生活之体验、人生之探险和智慧之博弈。


[注释]

[1] 靖国平.教育的智慧性格——兼论当代知识教育的变革[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4:1.

[2] 史宁中,柳海民.素质教育的根本目的与实施路径[J].教育研究,2007,(8).

[3] 戴维·拉齐尔.智慧的课程:利用多元智力发掘学生的全部潜力[M].缪胤,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3:12.

[4] 郝淑荣,靖国平.小学智慧课堂[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16:180.

 

(责任编辑:张蕾)

本文为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3年度教育学一般课题"化知识为智慧:素质教育实践中的转化机制研究"(BHA130050)的成果

论文来源于《新豪天地登录网站》2019年第8期